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

關於部落格
BlueLeslie's Dark Basement
閱讀˙跨界音樂˙電影˙隨筆
  • 3038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杜莫里哀/茉莉兒《蝴蝶夢》:昨夜,我又夢回曼德里

088§蝴蝶夢 Rebecca / 茉莉兒(杜.莫里哀)Daphne du Maurier
春天出版
 
1938年出版的《蝴蝶夢》可說是文學史上的經典名作之一,也是頗具代表性的歌德小說(或「gothic romance 歌德愛情小說」)。歷久不衰的《蝴蝶夢》被多次改編為電影/影集,其中一個十分著名的版本乃由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執導(雖然在劇情上做了不少改編,就連結局也不同);此外,《蝴蝶夢》也被改編為音樂劇等各種型式。
「昨夜,我又夢回曼德里。」(Last night I dreamt I went to Manderley again),《蝴蝶夢》著名的開場第一句話如此簡潔卻又如此具有力量,帶給讀者無限想像,也難怪自稱有「開場白收集癖」的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將之譽為文學史上最經典的開場白。
籠罩在謎團中的莊園、人性的黑暗面、柔弱敏感的女主角,《蝴蝶夢》確實是一部典型的歌德小說。其故事情節十分簡單,甚至就今日的眼光來看因後世不知已有多少類似題材的作品轉化至此,而帶著似曾相識的氣息。然而,作者以懷舊、哀悔的筆調描繪,再加上美麗的修辭以及細膩的懸疑氣氛營造,使得《蝴蝶夢》的可讀性不因所經歷的時間而褪色。
《蝴蝶夢》在文化上也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軍曾以本書的頁碼、行數及單字在句中的位置作為密碼來源(code source)。雖然這個密碼轉譯法後來沒有被實際使用,但這個典故也被麥可翁達傑(Michael Ondaatje)使用在自己的小說《英倫情人 The English Patient》中。
丹佛斯太太(Mrs. Danvers)這個角色成為文學史上的經典女性反派。在史蒂芬金的《一袋白骨 Bag of Bones》中也有一位讓主角覺得十分恐怖、時常被提及的丹佛斯太太,而在1982年的電影《鬼作秀Creepshow》中的其中一段故事「Father’s Day」中,參與編劇及演出的史蒂芬金將故事中的僕人命名為丹佛斯太太。賈斯柏弗德(Jasper Fforde)的「周四.夏 Thursday Next」系列(包含《穿越時空救簡愛》等作品)的情節中,也發生了一樁製造出大量丹佛斯太太之複製人的意外。
此外,向《簡愛 Jane Eyre》及《蝴蝶夢》等文學經典致敬、令我十分喜愛的現代歌德小說《第十三個故事 The Thirteenth Tale》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溫特(Ms. Winter)女士的名字也脫胎自《蝴蝶夢》中的蕾貝卡德溫特(Rebecca de Winter)。
《蝴蝶夢》是一瑰麗但陰冷的迷離夢境,中途驀然出現的轉折令人驚嘆,而結尾的意境則唯美得令人輕嘆。
 
內容簡介:
一位年輕的女子,在一次旅程中認識大她許多的中年男子麥斯,一見鍾情後兩人閃電結婚,麥斯帶著年輕的妻子回到英國的豪宅中定居。
第二任麥斯太太發現麥斯的已故前妻蕾貝嘉是人人口中的完美女人,而管家丹佛斯太太非常崇拜蕾貝嘉,彷彿蕾貝嘉仍活在世上,丹佛斯太太對新來的太太充滿敵意,大宅子中無時無刻都仍籠罩在她的影子下。但麥斯太太漸漸發現蕾貝嘉的死亡是一個謎團……
 
附錄影片1:希區考克執導之《蝴蝶夢》電影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